东北幼女内射 _古代志怪五则(放伯裘,豭jia国马化,白马尿,刘隽弹壶,等)

 

陈斐巧当酒泉太守(编译自《太平广记》搜神记)

几任酒泉郡太守,到任不久就会死亡。渤海人陈斐被授此郡,心里闷闷不乐,去或不去?就在行期前,他去卜吉凶。占卜的人给了他十二个字:远诸侯,放伯裘。能解此,则无忧。陈斐不理解其意,占卜者说:“先生放心赴任,到时你就能理解了。”陈斐到任后发现,贴身的医生名叫张侯,值班的医生名叫王侯,亲兵一个叫史侯,一个叫董侯。陈斐释然,原来诸侯就是此四人,于是疏离他们。晚上躺在床上,想到“放伯裘”是什么意思呢。半夜,陈斐感到有什么物体跳到被子上,就翻身用被子盖住它,此物在被中挣扎,訇訇有声。亲兵和随从听到异响,点灯闯入,掀开被子要砍杀它。此物瑟瑟发抖,哀求道:“我实在没有恶意,乞求府君能放过我,我当深深的报答你。”陈斐阻止了随从,捋着须缓缓问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竟敢突袭本郡?”鬼魅伏首说道:“我本是一只千年的狐仙,名叫伯裘已经好几年了。请你放过我,今后府君有什么急难,如果呼唤我的名字,危难自当排解。”陈斐听了大喜:“这就是‘放伯裘’的意思了。”于是便放走了伯裘。

其后不久,有天夜里,忽然有一道光亮红如闪电,从窗户中射出。第二天夜里,有人敲门,陈斐问道:“是谁?”“我是伯裘。”陈斐心里一动,问道:“你来干什么呢?”伯裘小声说道:“我来告诉你一件事,郡府的北面边境有贼寇出没。”天亮后,陈斐派兵前往北境,果然如伯裘所言,于是军队一举歼灭了贼寇。之后,每有什么事都能事先告诉陈斐,没有毫发之差,于是老百姓都称赞他是一位神明的郡守。

一个月后不久,主簿李音私通陈斐的侍婢,过后惧怕被伯裘告诉陈斐,就与诸侯谋划杀害陈斐。等到陈斐身边没有随从,李音就驱使诸侯持棍窜入陈斐官舍,想乱棍打死他。陈斐见状惶恐不已,边跑边大叫“伯裘救我!伯裘救我!”随即一道长长的红光闪出,声音清脆,气势惊人,李音和诸侯无不丢魂失魄,伏地颤抖不已。陈斐令随后赶到的随从和卫士绑了诸人,严厉审问,几个人都表示伏罪。他们交待,陈斐还未上任,李音就已经害怕失去权力,事先与诸侯商量寻机杀陈斐。陈斐搜集证据后,下令将李音推出去斩了。伯裘羞愧地对陈斐说:“还来不及禀报李音的奸情,就被府君呼唤出来,很惶恐。虽然出了微薄之力,但还是十分惭愧。”一个月后,伯裘来向陈斐辞行,他恋恋不舍地说:“我就要上天去了,今后再也不能与府尹往来了。”拜辞后瞬间就不见了。

豭(jia)国马化的故事(编译自《太平广记》搜神记)

蜀西南的高山上,有一种和猴子相类的动物,长七尺,能像人一样行走,善于追逐,名叫“豭国”,又名“马化”,或叫“玃(jue)”。豭常常会躲在路边,看见美女走过,就突然冲出来抱走,人们也不知道它们把美女带到什么地方去了。豭很狡猾,行人将要经过时,它会想办法用长绳导引,所以路人没有幸免的。它还能辨别男女气息,所以只抢美女,不抢男生。抢到美女后,就作为妻子,此美女如不能生育,终生都不能回家。所有被抢去的美女,一般经过十年,形体也都会变得和豭一样,精神也被迷惑了,再也不会思乡念亲。如果生了男孩,它们会把孩子和母亲送还给女家,生养的孩子都像人类。如果送回的孩子母亲不抚养,那么其母亲就会被害死,所以没有人敢不抚养孩子的。这些孩子长大后,和人没有两样,都以杨为姓,所以今天蜀中西南有很多杨姓人家,都是豭国马化的子孙后代。

白马尿治腹瘕病(编译自《太平广记》拾遗记)

古时候有一个人,与家奴同时得了腹瘕病,家奴死了,他下令解剖尸体,竟得一只白鳖。这人就试着用各种汤药浇灌在白鳖身上,甚至灌入其腹中,但都不能见效,只好把白鳖系在床脚。一天,有个客人骑了一匹白马来拜访他,偶然间,白马尿溅到了白鳖身上,白鳖非常惊恐,慌张地爬开,但被系着,走不了,白鳖只得缩头缩脚,呆在床脚边。这人观察了很久,对他儿子说:“我的病或可救了。”他让人搜集了白马尿,然后灌入白鳖腹中,果然瞬间白鳖化为了一滩水。这人马上服用了一升多的白马尿,腹瘕病豁然痊愈。

刘隽弹壶(编译自《太平广记》幽明录)

元嘉初,散骑常侍刘隽,家住丹阳。有天外出遇到骤雨,躲到一户人家的大门口,门前有三个小儿,都是六七岁的样子,在一起游戏,身上并没有被雨水淋湿,刘隽很觉奇怪。这时三小儿正在争夺一个漂亮的葫芦,刘隽引弹射击,正中葫芦,不想三小儿霍然不见。刘隽心中更奇怪了,只得将葫芦带回家,挂在楼阁边上。第二天,有一妇人悄悄进来,取下葫芦哭泣。刘隽满怀疑惑问她,妇人擦着泪水说道:“这是我家小儿的玩物,不知怎么会在这里?”刘隽就把昨天遇到的奇事告诉了她。妇人拿着葫芦埋在了儿子的墓前。又隔了一天,刘隽看见小儿站在门边,举着葫芦笑着对刘隽说:“阿侬已经得到葫芦了。”说完就不见了。

胡粉西施(编译自《太平广记》幽明录)

有一人家非常富有,只有一个儿子,十分宠爱。一日上街游玩,看见一美丽女子在粉店卖胡粉(搽面用的铅粉,也可作绘画颜料),富家子越看越喜欢。没有什么由头接近美女,就每天都来买胡粉,买了就走,也不与美女搭话。时间一久,美女心生疑惑,明日再来时,美女有意发问道:“先生每天来买胡粉,是做什么用的呢?”富家子有点腼腆,红着脸答道:“我暗地里十分喜欢你,不敢向你表达,又想经常看到你,就借此来接近你,观赏你。美女心里十分感动,就相许私下会面,约好明天傍晚见面。

富家子心里大悦,好容易等到第二傍晚,待在家里,心甚惴惴地等美女赴约。天刚刚暗下来,美女果然准时来会。富家子不胜其悦,把住美女双臂说道:“终于盼到你来了,以前想都不敢想啊。”美女也心动不已。二人共赴巫山之会,满室春光。不想富家子欢悦过头,竟昏死过去了,许久也没有醒转过来。良久,美女惶惶不知所以,只得乘着夜色悄悄离去。第二照常到粉店上班。第二天一早,吃早餐时,富家子还未起床,母亲前去催促,才发现儿子已没气息,死了。父母虽然不知儿子为什么猝死,也只得忍着悲伤将儿子装殓入棺。在收拾儿子房间时,发现箱子里有一百多包胡粉,大小一样。其母惨然说道:“害死我儿子的,必定是这胡粉。”于是夫妻二人到市集上一间店一间店地购买胡粉进行比对,及至美女粉店,一看包装一样,就拿住美女责问道:“你为什么害死我的儿子?”美女闻言,心知案情暴露,不禁又惧又悲,呜咽着如实陈述。富家子父母不信,执押美女告官。美女在衙堂上如实招供,哀求道:“妾岂是贪生怕死之人,只乞求能到棺木前哭别。”县令见其诚心认罪,同意了。美女抚着富家子恸哭,哭声凄凉:“我怎知会乐极生悲,你竟然死了。如果死魂有灵,又有什么怨恨呢?”美女边哭边摇着尸体,不想富家子竟然苏醒了,活了过来,对父母说明了事情的经过,和美女说的没有一丝差别。父母为他们的爱情所感动,县令也下令放了美女。回家后立即举行了隆重的婚礼。之后夫妻二人荣华富贵,子孙繁茂,成就了一段佳话。

010-84473611 13520666380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